薄扶林原本叫薄鳧林,鳧是野鴨,想像一群野鴨行經山坡,看見渾圓的太陽慢慢沉落,碰到海面,野鴨彷彿聽見鴨蛋碰到地面的碎裂聲,金黃色蛋漿立時瀉滿海洋,野鴨看得出神,黑亮的眼睛眨也不眨,從此留在這裡,與樹木一起住。後來逃難的人在坡下的草原建房子,或許也因看見日落。他們很快築成一條村,屋前種菜,屋後養豬,最喜歡微微細雨,山坡把雨水匯成又闊又淺的河,夾帶山林的養分,緩緩流過農田;下大雨就慘了,這小小的房屋如何抵擋雨水?只好把底層的門窗全部打開,讓水流去,祈求天災不要摧滅家園。風雨過後又是風和日麗,藍眼睛便來這裏遠足,望見日落,藍眼睛想:家鄉的乳牛也是喜歡日落的,便把牛運到這裡,聘請村民割草、擔草、擠牛奶,很快很快,藍眼睛的「牛奶公司」便賺得了許多利潤,於是築宿舍、築學校,聘請更多人來村落工作,草原愈住愈多人,開始有貓群,也有藍蜻蜓和蜥蝪,分享著野鴨原來獲得的樹木與泥漿,野鴨卻說:山坡本來就不是我們的,來,我們一起看日落。

  

        再後來連馬路、車輛也來了,野鴨想:也不過是一些缺乏居所的族群。野鴨還因為它們只能住在村的外圍而感到抱歉,卻沒有想過馬路竟然會比只有一至兩層的木屋、石屋、鐵皮屋還要高,當馬路包圍村落後,村屋群便像放在鐵盒裏的一堆玩具屋,整齊而擁擠,再也沒有任何空間給薄扶林村舒服地伸懶腰。野鴨想帶馬路、車輛看日落,想帶它們到村頭、村尾拜伯公壇,拜遍佈村落的觀音像、土地公,農曆四月拜李靈仙姐,中秋節看舞火龍。村民帶來許多神明與習俗,只為世世代代住在這裡,看日落,快樂平安。村民住了二百年,野鴨更久,忽然乳牛說:我不住了。乳牛被帶到更北的地方,藍眼睛說:那裡的草原廣闊而廉價,野鴨才知道空間原來要錢,又會漲價。山坡很快搬來了高樓大廈,野鴨想逐家逐戶敲敲門,跟住戶打招呼,說不定彼此一拍即合,結為玩伴,但大廈管理員說:此處閒鴨免進。

 

        野鴨沮喪地回到村口,在珠鏢記士多的冰箱裡取一支可樂,店舖放滿貨物、放了錢箱但無人看管,老闆娘在桌上放了一張紙:購物請按鐘。叮。老闆娘從石級走上來,找續,退回石級下的家裡打麻將。士多旁邊的石梯是村的入口,走下去,右邊是樹記菜檔,再前行是圍仔大街,從前牛奶公司出糧那幾天,街上鋪滿地攤,賣玩具、賣衣物、賣麵包,野鴨很窮,對商販說:給我半個麵包,商販欣然把麵包切成兩半。現在仍有茶樓、中藥店等,家家戶戶大開鐵閘,野鴨途經時總會看見村民在廚房煮飯、在飯桌做功課、在靠近街巷的沙發上看電視,村民邊炒菜便說:喂野鴨,幾好嘛。野鴨總會閒談一會才離開,離開的時候,門前都聚着幾個街坊閒談了。左邊是裕生食品雜貨,前面是長長的石階,前行會看見前牛奶公司宿舍,與它旁邊麻石砌成的草蘆,當年存放牧草,如今幾乎被野草淹沒。野鴨想念乳牛,不知北方有沒有海邊日落。不明白藍眼睛為什麼把乳牛帶走。石階盡頭是村的最高處,有幾張白色膠椅,四圍放滿鮮花盆栽,像一間村屋的天台花園的延伸,但又不是。依山而建的村有許多上上落落的石階,路都狹小,忽暗忽明,有時發現路上鋪了地磚、放了鞋櫃或雜物,甚至是一片農田,以為誤闖民居,原來又不是。但即使誤闖了,村民還是會微笑說:喂野鴨,幾好嘛。

  

        野鴨在白色膠椅坐下來,邊喝可樂,邊看太陽高速墜落海洋,忽然聽見蛋殼碰裂的聲音,金黃色蛋漿瀉滿海水,轉瞬隨波飄遠。

writer_-07.png

薄扶林村:
港島半山的活博物館

 《香港中學生文藝月刊》第47期
趙曉彤

短答題

1. 作者為何用野鴨作為本文主角?(重整)

 

2. 野鴨對新搬來的住戶們抱持甚麼態度?(重整)

 

3. 第三段中,「喂野鴨,幾好嘛」一句表現了村民怎樣的生活態度?(伸展)

 

4. 乳牛的出現與離開表達了甚麼?(評價)

 

5. 文中第二次描寫的日落景致與第一次有何不同?(評價)

 

6. 你認為本文與題目「活博物館」有何關連?(創意)

學生作品

2a.png

薄扶林 - 2C 甘國彥 + 蔡衍宇

       薄扶林村是香港一條歷史悠久的鄉村。進入這裡,向下踏第一級樓梯開始,時間就好像回到六、七十年代,眼前一切讓你不敢相信自己身處二零一九年!近年,在明愛社區服務中心的幫助下,翻新了荒廢多時的耕地,和透過豐富活動將薄扶林深遠的歷史文化宣傳給外界,讓鮮為人知的歷史建築得以「面世」。
 

       我認為這裡適合各種不同年齡和地方的人來遊歷,老人可以在這裡找到兒時的感覺,青年人可以拍攝村內實況,小孩可以學習歷史,真是老少咸宜。

相關課題

伯大尼修院.docx